關於部落格
跟著「迷幻青年」迷失在大霧森林之中~☆
  • 9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韓東秀,走向冰冷而寂寞的人生

 
很少看一套電視劇後,心情會如此鬱結。
腦中徘徊著東秀的人生,不斷嘗試找出東秀幸福的一刻・・・
 
但回憶中幸福的東秀,貞淑總是在身旁。
 
記得在獄中貞淑告訴他:我愛你的時候,東秀笑了,笑得很幸福。
若要回想東秀最幸福的時候,我一定會想起東秀這時的笑容。
 
東秀向貞淑表白過,自己過去曾有2個人給予他夢想:
一是小學時,美術老師讚美自己有畫畫天份;另一個就是坐在眼前心愛的女人。那麼,其他的時間都是在放棄自己的人生嗎?
 
小學時,母親跟著別的男人走的那天,母親給他錢讓他學習畫畫,但是東秀還是放棄了。這是對母親不倫的無聲抗議吧!
 
高中時,他在拳擊運動中優異的成績,可以讓他考上大學,可是一次不公平的判決,讓他放棄了拳擊。
 
高中中退後,東秀重遇貞淑。知道貞淑的夢想的東秀,決心遠洋航海,賺更多的錢去完成貞淑的夢想及讓自己往後的人生過得隨心所欲,也可以重新去學習畫畫。
 
但命運的捉弄,義氣讓他走向黑暗。
 
得知自己的恩師船長被黑幚打至重傷入院,為了報復,光天白日下去打擊尚昆一幚,還打傷了上前阻止的警察,最後得到俊錫的帮忙,而不被控告。為了報答俊錫,而加入俊錫所屬的黑帮組織,更代替俊錫坐牢。
 
這麼輕易放棄自己的人生,是因為自小就沒有人為他的人生而著想過?
 
東秀:我覺得,即使沒有了我,這個世界還是繼續轉動。
  
比起朋友們,東秀沒有得過家庭温暖。自小就被母親背叛,拋下他跟其他的男人走,他對母親沒有任何留戀,只有恨。面對不是親生的父親,二人在一起的氣氛令東秀難以忍受,所以才會選擇出海吧,而且很多時重要的事情也讓朋友傳話給父親。而父親對於不是自己親生的兒子卻不知怎樣教育,只好不理不管・・・自小就沒有為自己的人生而擔憂的人,心情就仿如眼前的一副畫,一個少年面對著大海的孤獨。即使如此,東秀還是很感激這位養父的養育之恩。當感到自己可能會被殺的那一刻,他去找自己最恨的母親,要母親回到父親的身邊,這或許對父親的同情,對自己的安慰,同樣一生只愛一個女人,卻又得不到的痛苦的慰藉。
 
雖然俊錫同樣自小失去母親,但俊錫很愛自己的母親,而他的父親也會為自己兒子的進路而擔憂作打點。所以東秀明白和俊錫在同一個組織下,永遠超越不到俊錫,刑都會因為俊錫父親之恩,而先照顧提拔俊錫,所以東秀才會投向討厭的尚堒,明知道這個人不講道義,只希望自己能從中爬上較高的位置,贏了俊錫,取得貞淑的心。
 
 
東秀雖然衝動,易動武,但他卻擁有高尚的品德,對人格有潔癖。
 
這可以從他對船長的感恩,對獄中前輩的尊重,對尚昆的嫌惡,杜魯丘的不肖中看出。
 
記得一場他和杜魯丘的對話。杜魯丘企圖挑撥東秀和俊錫之間的感情,說俊錫並沒有放棄過貞淑。
東秀:明確一點吧,有必要的話,我們兩個人會當面說的。沒必要,你在中間出面。
杜魯丘:你好像有誤會吧,改改你的性格吧!我是作為你們的朋友・・・
東秀:杜魯丘,我沒把你當成朋友,一開始就不喜歡。」直接了當,多麼帥氣!
談不成話的杜魯丘,拿起酒瓶,氣憤的說:東秀,你在裡面(獄中)學了不少嘛!
而東秀只是緊握拳頭:你呢,在外面消沉了不少嘛!想被我打一拳嗎?!
然而拿著酒瓶的杜魯丘,卻害怕東秀的一個拳頭!
杜魯丘:我們和好吧!
東秀:你自己和吧!
對於討厭的人,東秀從不給任何面子,表明厭惡。爽直而擁有非凡的膽色。
 
和他一起航海的同伴,對東秀付予很高的評價:正直又安守本份。但最後卻加入黑帮,與朋友為敵,做盡違背良心的事。
 
他的眼神變得冰冷而寂寞,如果不把自己的心冷凍起來,恐怕自己會承受不了。
 
  
在19話中,他和貞淑的對話,讓我哭慘了。
貞淑:我到現在還喜歡你。
貞淑為了救俊錫而深深刺痛了東秀的心。
東秀:我也是,你,俊錫,尚澤,忠浩,聖愛,還有恩知,我也喜歡。那又怎樣?
貞淑:所以請你不要讓我在我認識的人的照片前放菊花。
貞淑說不出只要東秀放過俊錫的話,只能用這個方法去拝托東秀。但貞淑,難道沒有想過東秀的處境比俊錫還危險嗎?我真的不能理解貞淑,如果她曾經有喜歡過東秀,即使是一點點也好,也不會做出如此殘忍的事吧!這比在東秀的胸口刺一刀還要痛!
東秀:你還記得嗎?我一生中只愛2個人,現在這2個人要在一起了。
這一句已表白了貞淑口中的喜歡和東秀的的差距,是如此痛苦的表白。
貞淑走了後,東秀對自己說
:「現在只剩一人了。只剩下最後要見的一個人,這簡直是一個快將死去的人,對身邊人做的一些安置的舉動!!
看到此刻,我不得不放聲痛哭了,心中吶喊著:「東秀,那麼你自己呢,就不為自己打算嗎?又要放棄自己的人生嗎?」。
 
到最後,東秀還是只會為父親,為朋友,為心愛的人著想,但由始至終,卻沒有人為東秀而擔憂,為東秀打算,甚至東秀自己。
有,在遠方的恩知,不能為東秀做任何事情,連告知他有一個兒子也不能的恩知。 
 
 
最後要見的人,是東秀至愛也是至恨的朋友-俊錫。
他愛俊錫,因為俊錫可以亳不考慮的,因為一句義氣而為朋友付出。
他恨俊錫,因為俊錫常處於當中,卻固作不知,讓事情發展而傷害了東秀。
如,他明知東秀喜歡貞淑,卻固作不知,而把貞淑介紹給尚澤。
如,他對東秀說自己要去坐牢,明知東秀會替他,卻固作不知,讓東秀受獄中之苦。
如,他明知楊議員會贏得國會議席,卻固作不知,和東秀打賭。
如,他明知杜魯丘可能會去殺東秀,卻固作不知,讓杜魯丘計劃暗殺東秀。
 
 
俊錫表面上沒有做半點對不住東秀的事,但他明知事情可能會對東秀不利,卻固作不知,讓事情發展下去,這一點點的累積,讓東秀深深感到被背叛。
 
立志投向俊錫敵對的組織,害刑都進獄,殺杜魯丘,這一切表面看來,是東秀背叛的行為,但事實上這一切都是因為俊錫的背叛而造成。
 
最後表面看來東秀計劃要殺害俊錫,但事實東秀根本沒有真正想要殺俊錫。如果東秀真的要殺俊錫,他根本不用再約見俊錫,直接拿刀殺他就可以了。最後他見俊錫,只是想聽一聽俊錫口中說的一句朋友,讓寂寞的心靈得到一點點的友誼。
 
而俊錫確確切切進行了殺東秀的計劃,雖然最後是取消了,而殺東秀的也不是他。
但他確確切切的背叛了朋友。雖然最後他為東秀報了仇,但已太遲了。
 
這是一套值得一看的電視劇,如果大家承受得起主角的悲慘。
導演最初用了倒敍加插敍的手法,吸引觀眾看事情發展與變化。
雖然第2集已揭曉了故事的結局,觀眾有可能得知主角的死而放棄看下去,但明確表示故事不著重結局,而是事情的變化。
主角為何由一個正直而安守本份的人,轉變為出頭而做出違背良心的事。
深刻的畫出東秀的性格與人生,從而導出人生充滿了背叛與被背叛的事情。
  
導演著重色彩的表達。可能是要描寫舊世代的事情,整套劇的色彩程現啡黃的懷舊的色系。
大家的衣著色彩也偏向暗淡或是明亮的素色。唯一比較鮮艷的是貞淑穿紅色衣服的時候,但那時候,東秀總是在身旁,不知這是偶然,還是有什麼特別的暗示,因為我還是想不透貞淑對東秀的感情,所以先作為偶然處理。
然後,就是東秀的衣著。在他投向尚堒之前,衣服以暗淡的黑色為主。而他投向尚昆,變節之後,衣著變得花肖而帶有明亮的淺灰為主,在每個也穿黑西裝的混混群中,特顯了東秀的與眾不同。
 
最後當然要大讚玄生的演技了。在戲中我看不出半點玄生,應該說我感受不到玄生在演東秀,而是真真正正在看東秀的人生。
東秀本是不多話的人。在少對白的情況下,單憑眼神,演出真實的東秀。從東秀的眼神中,我感受了東秀對母親的憎恨,對父親的無奈,對尚堒杜魯枯的厭惡,對恩知的温柔,對貞淑的愛慕,對俊錫的疾妒,感受了東秀的冰冷與孤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