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跟著「迷幻青年」迷失在大霧森林之中~☆
  • 91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永遠の伝説ー尾崎豊(一)

 
 
1965年11月29日,在日本東京都世田谷区的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中誕下第二位男孩,名字取為豊。在1歳半的時候,因為母親病倒入院,而要和父母分離,被帶去親友處寄養。還是嬰孩的他不知道什麼叫寂寞,卻深深體會了和父母分離的寂寞。因此,他比平常人更渴望得到愛。
 
兒時的他最愛看一本名為「受難船的男孩」的圖畫書。故事是描寫父母早已過身的男孩,在船上遇見為了找尋被分隔遠方父母的小女孩。有一天船受難,救生艇上擠滿人,只餘下一個空位,男孩把位子襄給小女孩,要她一定要找到父母,變得幸褔。尾崎豊一直希望自己能成為書中的男孩,但奈何,人越成長就變得越醜惡。達不到自己的理想,自然地採取極端的反叛態度。初中時候,他在校園吸煙,又逃學,甚至離家出走。他不良,學校成績卻是優異的優等生。這樣極端的生活態度,反映出他內心矛盾的爭扎。
 
自小他常被拿著和哥哥比較。尾崎豊的哥哥品學賺優,因此亦得到人們較多的疼愛,尾崎豊總覺得父母偏愛他哥哥多一點。當他哥哥成功考上早稻田大學的法律部時,那一晚,那個15歳的晚上,他離家出走。
 
「・・・あの娘と俺は将来さえ ずっと夢に見てる
・・・我和那女孩 一直把將來當作夢
大人達は心を捨てろ捨てろと言うが 俺はいやなのさ
大人們說要抛掉自己的心 我就不願
退屈な授業が俺達の全てならば
若那些沉悶的課堂是我們的全部
なんてちっぽけで なんて意味のない なんて無力な
那是多麼的渺小 多麼的無意義 多麼無力的
15の夜
15歳的晚上
・・・
盗んだバイクで走り出す 行き先も解らぬまま
騎著偷走的電單車奔馳 不知去向
暗い夜の帳りの中へ
向著黑暗夜晚的帳幕裡
誰にも縛られたくないと 逃げ込んだこの夜に
不想被任何人束縛 逃走的這個夜晚
自由になれた気がした 15の夜
感覺變得自由 15歳的晚上
                        ----「15の夜」より
 
高中,他考上了青山學院高等部(第一志願慶應墪考不上,同時他亦考上有20陪競爭率超難的自衛隊少年工科学校,但因為不想剪短頭髪,而選擇了青山)。這間名門子弟學校,校內的學生也穿戴名牌,但上課時卻不理會老師說什麼,只是一味意的聽從,對於這樣的學生尾崎豊完全看不上眼。他的反叛態度更加嚴厲。在學校吸煙,對老師反駁,態度極差,一次一次的被學校停學。他對學校的不满,對大人世界的厭惡,只好寫在歌曲上。歌唱就是他的一齊。
 
「・・・
街角には少女が自分を売りながら
在街角裡少女將自己賣出
あぶく銭のために何でもやってるけど

雖然為了金錢什麼也會做
夢を失い 愛をもて遊ぶ あの子忘れちまった
失去夢想 玩弄愛情 那女孩忘記了
心をいつでも輝かしてなくちゃいけないってこと
那時那刻也好心靈也一定要發出光芒
少しずついろんな意味が解りかけてるけど
雖然漸漸地明白不同的道理

決して授業で教わったことなんかじゃない
但這些絶不是課堂所學的東西

口うるさい大人達のルーズな生活に縛られても
就算被煩厭的大人們的那些規則的生活束縛也好
すてきな夢を忘れちゃいないよ
也不要忘記美好的夢想呀!
。。。
半分大人のSeventeen's map
一半大人的十七歳的地圖
何のために生きてるのか解らなくなるよ
變得不知為了什麼而生存
手を差しのべて おまえを求めないさ この街
就算申出手 這個街道並不需要你呀
どんな生き方になるにしても
就算怎樣生存也好
自分を捨てやしないよ
也不要拋棄自己呀
・・・」
                        ----「十七の地図」より
 
17歳,他參加了SONY的面試,在面試上他唱了四首自己作曲填詞的歌曲。最後他得到最優透ARTIST奬,開始了他的歌唱事業。四首作品中的一首-「ダンスホール」(Dance Hall),是因為當時在DISCO中有名女子被帶到車上殺害事件所引發的靈感,描寫當時常去DISCO溜漣的女孩們。難以想像這是17歳的青年所寫的作品。
 
尾崎豊的唱片監制說出對於當時尾崎豊的印像:「並沒有因為他的歌曲而受到震驚,只是他所寫詞的量遠超出一般的創作歌手。這孩子一定有很多東西想表達吧!」
 
籌備了一年,推出了single「15の夜」及album「十七歳の地図」,但消量只得3000張,這絶對不是一個好的數字。
 
其後他被學校留級,理由不是成績不好或是品行差,只是因為他出席率不足。為了反抗學校那死板的制度,他決定自主退學。在學校畢業禮當天,他舉行了小型演唱會,舉行了一個只屬於他的畢業典禮。
  
其後他推出了「卒業」一曲,諷刺學校的畢業只是人生中多個畢業之一,是如此渺小。
 
卒業して いったい何が解ると言うのか
(說畢業 到底能明白什麼)
想い出のほかに 何が残るというのか
(除了回憶 還留下了什麼)
人は誰も縛られた かよわき子羊ならば
(人是不被任何人束縛的 若是柔弱的羔羊)
先生あなたは かよわき大人の代弁者なのか
(老師你是 懦弱的大人的代言人嗎)
俺達の怒り どこへ向かうべきなのか
(我們的憤怒 應該面向那處)
これからは 何が俺を縛りつけるだろう
(今後 還有什麼東西繼續束縛著我啊)
あと何度自分自身 卒業すれば
(還有多少次自己畢業)
本当の自分に たどりつけるだろう
(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呢)

                        ----「卒業」より
  
這首歌推出後引起很大的回響,當年亦能打入oricon chart的20位(其後出的Album「回帰線」初登場首位)。歌詞中曾提及半夜打破學校的窗戶等,因此引起當時青少年打破學校窗戶,爆力事件等風氣,成為當時的一個社會現像。傳煤因此封稱尾崎豊為「十代的教祖」,說他的歌詞完全表逹出十代年青人的思為感想。然而尾崎豊本人很討厭這個稱号,他只是單純地說出自己的感想,因為他也只是當年日本十代的年青人之一。
 
尾崎豊首次感到自己歌曲所帶來的宣染力,因此感到無比的厭力與責任,加深他內心的葛藤與迷茫。懷著這樣迷茫的心情,成人的一天漸漸接近。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會很興奮的迎接自己的成人,或許當中會感到少許的徬徨。但對於尾崎豊來說,卻是充滿徨恐。在他的歌詞中,常批評成年人,討厭那些放棄理想,而向現實低頭,說著滿口漂亮謊言的僞君子。他一直問自己應該要成為怎樣的大人,但是他就像進入了一個沒有出口的迷宫般找不到答案,亦沒有人能為他解答。結果,在他完成了「LAST TEENAGE APPEARANCE」之後,他宣告無限期活動中止,孤單隻影到美國紐約。他希望自己能在異地找到新的人生觀,奈何孤身在他邦只會令他本是寂寞的心靈更加寂寞而已。人們相信亦是那時候開始他有了吸毒的習慣。
 
「昨夜 眠れずに 失望と戦った
昨晚 睡不著 和失望闘爭
君が 悲しく見える 街が悲しいから
你 看似很悲傷 因為街道是悲傷的
昨夜 一晩中 欲望と戦った
昨晚 整晚 也和欲望闘爭
君を包むもの全てが 僕を壊すから
包容你的所有 我也會去破壞

                        ----「太陽の破片」よ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